体育史上最大收购案出炉,最大综合格斗赛事 UFC 40亿美金卖身,买家不是传说中的万达

2016-07-12 11:17

在中国屡尝败绩的UFC


消息更新:7月11日,据外媒报道,世界上最大的MMA综合格斗赛事UFC已经被WME-IMG财团以40亿美金(约合人民币267.5亿人民币)左右的价格收购,据悉双方的过渡签约也已完成,这笔交易创造了整个体育史上上最大的收购记录,也终结了2个月前有关万达集团将收购UFC的传言。
 
参与这笔交易的还有私募基金 Silver Lake,Kohlberg Kravis Roberts,以及戴尔电脑创始人Michael S. Dell 的一家投资公司。他们将与 WME-IMG 共同成为 UFC 的控股股东。
 
5月中旬,ESPN资深编辑戴伦·罗威尔(Darren Rovell) 爆料,正有四家财团在参与对世界最大的MMA综合格斗赛事组织UFC的竞购,四家分别是:中国首富王健林任董事长的万达集团、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两家中国财团,以及美国知名经纪公司WME-IMG和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黑石集团The Blackstone Group。
 
ESPN在报道中预估UFC的价值在35-4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27.5-260亿元)之间,并认为本次竞购中万达集团处于领先位置。
 
回想起今年年初,王健林在一次演讲中对万达体育的布局有这样一句描述:
 
“万达正在做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就是尽可能去收购国际体育产业的B端公司,从而逐渐扩大中国在世界体育领域的话语权。
 
万达还会有一系列体育赛事,会在春节前后公布出来,到时大家才会真正看清楚我们收购这些公司的价值,才会看清楚我们在干什么。万达体育会在2017年基本成型。“
 
参照以上王健林对万达体育的规划,以UFC在国际体育赛事中的体量和目前经营状况来看,如果UFC愿意卖,万达方面当然是要的,且若40亿交易价格达成,这将成为万达布局体育产业以来金额第二高的收购交易(2015年初万达集团以10亿欧元收购了全球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瑞士盈方体育传媒)。
 
可当是 UFC 总裁白大拿却是一副高姿态:“我们不会出售UFC,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全球范围的扩张,”但是他同时又说:“如果有人出40亿美元,那我们可以谈谈”。也就是说,UFC可能不会被出售,但可能以股权交易的方式与其它资本联手,以加速全球扩张的步伐。
 
最终 WME-IMG 还真出了这40亿美金,UFC 也就乖乖就范了。
 
之前来自 ESPN 的传言可能不全是空穴来风,近两年中国资本对格斗赛事IP所展现的极大兴趣大家有目共睹,但一直有着中国梦的 UFC 却在中国屡尝败绩,这可能是他们此次拒绝中国资本的原因之一。
 
综合格斗赛事老大UFC,是如何炼成的?
 
先来简单看看UFC 这个“IP”在国际体育赛事中的地位和其商业化运作的情况:
 
UFC,是终极格斗大赛(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)的简称,如文章开头所说,是MMA(即综合格斗,也称无限制格斗,Mixed Martial Arts)的最大赛事组织。
 
核心优势:赛制、明星运动员
 
需要指出的是,MMA相较过去的格斗赛事在规则上做出了革命行创新——允许选手使用拳击、巴西柔术、泰拳、摔跤、空手道、截拳道等多种技术竞技较量。这种异种无差别实战特征便是MMA赛事的最大卖点。李小龙被认为是UFC开创者、MMA之父。
 
1993年,世界第一格斗家族格雷西家族将MMA引入美国,并举办了第一届UFC比赛。面积为750平方英尺的八角笼擂台成为了UFC的标志之一。早期的UFC因为过于暴力,遭到抵制,赛事落入低谷,但UFC后期在规则上和经营方式上做出了变化。
 
截至目前,UFC已经举办过超过300场赛事,仅美国就有上百家组织在举办不同类别的MMA赛事,而UFC通过一系列收购和合并拥有了世界上最顶级的格斗选手,加上善于品牌包装和商业化运作,在竞技性和娱乐性上脱颖而出,成为了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MMA比赛。
 
UFC进行的几次重要交易有:
 
2001年1月,UFC专注于综合格斗的体育营销公司Zuffa,LLC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,Zuffa由拥有21座赌场的费提塔兄弟创办,收购后,他们将重心放在了UFC“去野蛮化”上,通过31条新规则,将UFC重组成为组织严密、严格受控的格斗运动。费提塔兄弟还决定在电视上直播比赛,此前UFC只能现场观赛。
 
2007年,UFC收购了WFA等一系列小的MMA格斗组织,将一批选手的合约收揽于怀,并随后收购了PRIDE的运营组织PRIDE FC Worldwide,得到了更多的优秀选手,最后,UFC在2007年10月解散了PRIDE FC Worldwide。至此,UFC成为目前全球综合格斗的龙头老大。
 
2011年3月13日UFC母公司Zuffa成功买下Strikeforce赛事,从此UFC彻底稳定世界MMA霸主地位。
 
目前,UFC归属于母公司Zuffa,其掌门人费提塔兄弟占有80%的股份,总裁白大拿占有9%的股份,Flash Entertainment娱乐公司和阿布扎比政府也作为投资人占有一定的股份。
 
三角形盈利模式
 
以明星运动员和赛事运作为核心优势的UFC 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付费电视系统(PPV,Pay Per View)、现场比赛的票房收入、广告商赞助,以及游戏、真人秀、格斗装备的周边产业收入。
 
其中,PPV赛事是UFC收入的大头,据UFC中国官网,UFC组织目前每年通过电缆和卫星供应商,提供12到14种按次计费的直播节目。同时,UFC格斗节目还在全球范围内播放,在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巴西、英国等地都有专门的电视节目。在其他海外市场,UFC 还通过自家数字平台Fight Pass提供直播与点播服务
 
以2015财年为例,虽然2015年UFC不断出现选手伤病,大部分赛事的票房也一般,但UFC的总收入达到了惊人的6亿美元,创造了该组织历史上年收入的新高,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利润介于2到2.5亿美元之间,这其中焦点PPV赛事的收入做出了很大贡献,几场焦点赛事都创下了超百万份的购买数字。
 
此外,2019年UFC即将开启新的电视转播合同,新合同将至少带来2.5亿美元的年收入。
 
体育+娱乐模式的成功与失败
 
UFC 自05年推出的真人秀节目《终极斗士》,很好地将赛事的竞技性和娱乐性结合起来,在美国,第一季《终极斗士》的决赛被称为“史诗般的比赛”。现在该节目在全球范围内超过140个国家播放,帮助UFC扩大了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。
 
不过,提到《终极斗士》,就要说说UFC 在中国推广遇到的囧境了。2013年12月,《终极斗士》登陆辽宁卫视,除了真人秀本身,为了普及UFC,当时还邀请到了黄健翔录制了一档《翔解终极斗士》特别节目。不过,在网上搜索相关节目信息可以发现,在2014年3月2日之后这档节目就再无更新。而在节目播放的过程中,UFC的亚洲总部就从北京迁去了新加坡。
 
立志在中国开拓UFC市场的是当初将NBA带到中国的前NBA大中华区总裁马富生(Mark Fischer),现任UFC亚洲区总裁。2014年初,在提及亚洲发展计划时,马富生小心翼翼地将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时间放到了2015年。他的担忧不无理由,在决定将《终极斗士》引入中国时,就有业内的声音表示,MMA不同与中国武术,中国缺乏MMA赛事发展的土壤,人们对规则不了解,对比赛的残酷性难以忍受。
 
《昆仑决》《武林风》等本土赛事做得如何?
 
而就在差不多同一时间,一项中国本土的站立格斗赛事《昆仑决》在青海卫视开播,那时大家也许都没想到,赛制更成熟的UFC没铺开来,《昆仑决》却很快火了。而《昆仑决》一开始也是从模仿UFC开始的,《昆仑决》创始人姜华就曾表示,在拳台设计、舞美灯光、包装制作等方面《昆仑决》都模仿了UFC。
 
《昆仑决》之所以能迅速火起来,与体育产业站上风口的大环境有关,也与他们在规则上创新密不可分,这很好的帮他们避开了UFC在中国遇到的的坑。与UFC采取单一的MMA原则不同,昆仑决允许自由搏击规则、泰拳规则和MMA规则三种比赛规则并存,这样不仅能从K-1、Glory、仑披尼、WBC等世界性赛事组织邀请来更多的明星选手,也扩大了受众范围。
 
与UFC一样,电视转播为《昆仑决》带来了更大的影响力,从青海卫视到江苏卫视,再到网络播出平台,《昆仑决》都有不错的收视成绩。过去两年资本助推下的《昆仑决》让诞生于2004年的老牌本土搏击赛事《武林风》也感到了压力。
 
除了《昆仑决》、《武林风》这样的名牌本土赛事,据不完全统计,国内至少有大大小小的搏击赛事39家,本土赛事厮杀激烈,明星运动员资源、赛事安排和推广渠道都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,而这方激战正酣,那边国外赛事也看到了中国大陆这片火热的体育市场。
 
例如今年4月,来自韩国的MMA赛事ROAD FC 宣布在2016年里中国将取代韩国成为ROAD FC的主要举办地,并计划在中国的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长沙等地举行十场比赛,还与CCTV体育、小米、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签订战略部署,欲成为首个扎根中国搏击市场的国际赛事。
 
重合的资源、重合的小众市场,未来国际大IP将于本土赛事如何厮杀?这是未来的看点。
 
无论是UFC还是昆仑决,国内外搏击赛事都在盈利模式、体育IP的衍生和开发上不断探索,广告商赞助+票房收入的单一盈利模式已经难以支撑赛事在抢夺资源上的花费,IP价值挖掘上,体育赛事+娱乐综艺也成了标配,例如ROAD FC也打算与湖南卫视合作做一档真人秀节目。
 
从上游到下游,不论是线上电商、电影还是线下健身房,找到更多变现的方式是这些搏击赛事的共同目标。
 
原因非常简单,归根结底,搏击是小众赛事,在中国这项赛事的土壤并不深厚,运动员和观众都无法与足篮等大项比较。马富生此前将潜在受众定位为18-35岁的男性观众,显然太乐观了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足篮球赛事分走了。
 
好的契机是搏击产业遇上了体育产业的政策红利和消费升级的档口,接下来的问题就是,本土赛事如何抢夺并高效转化观众、如何走向国际?对于UFC等国际IP来说,最大困难无疑如何做好本土化,破除一些政策、法律上的阻碍,而后者,UFC至今在美国本土都没有完全解决。大环境再热,资本再看好,可钱好不好赚,这个市场的各家,应是冷暖自知。
 
回到开头,中资收购UFC的传闻之所以会传出来,再次说明未来一年体育产业仍会是大资本争夺的热土,而无论大众小众,有优质的IP的上游B端公司依然是中国资本们争夺的目标。

本文由直通硅谷编辑整理上传     原文转自:虎嗅网 作者:水原瓜子

收藏 腾讯微博 微信